(016)26FEB09-R0013651.jpg 
這一片的海藍,這般的晚風,幾條路口外的紛紛擾擾似乎是前世紀的事情
變得好不真切,掏空的就讓它放空,或許這樣也好‧罷了。

稀稀疏疏的人來人往,鹹鹹的空氣在流動著,當
跑馬燈閃爍起時,那視線飄到
好遠好遠的光年裡去了,想著‧空白著。

生命的過程裡儲存的點點滴滴,就像酒釀一般,初釀時新鮮但嗆口,隨著歲月
的沈澱慢慢醞釀出獨一無二的味道,當酒栓被旋轉而開時香氣瀰漫,滑入口中時
的感受與氣味大家都稱它為酒釀的「風味」,漸漸的這謎樣般的詞彙似乎變得
清晰透徹,不再這麼難懂。

時間流動,這海藍依然守候著日出與日落,潮來潮往…我想我是愛海藍的。
「智者要山‧仁者要水」,不是太懂,還是愛海藍。

那些曾經的曾經,孕育了這片海藍,謝謝。
站衛兵的背影漂流在銀波上,直到日落西沉,以為就這樣了吧‥

只是微笑著望著這片海藍。



RIS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