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03MAR09-IMG_6233-pola01.jpg 

放開手,以為因此獲得重生,時間帶來了答案是肯定亦是否定。
一直沒學會該如何處理那最難懂的互動往來,於是乎習慣將一切放諸
於片刻的情緒上,將歸向留給以後,這點自知一直是了然於心的。
面對‧對處‧放下,有待努力學習。

無法割捨的,放諸於緣份命運的安排,於是自以為活在當下的人卻總是在
被動的等待中進退兩難,才知道原來的模樣早已在許久的許久之前消失殆盡,
甚至什麼也不留,剩下的僅是記憶中的自己,那能量薄弱的自己,只能等待。

不確定的未來,徬徨中唯一明確的一件事是心跳仍跳動著,那無力的脈動
隱約中用力的吶喊永生不死的承諾。

殘喘薄弱的光點指向著記憶,我‧只能用力的微笑。





好。久。不。見
我來到你的城市  走過你來時的路
想像著 沒我的日子 你是怎樣的孤獨

拿著你 給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條街
只是沒了你的畫面 我們回不到那天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著笑臉 揮手寒喧
和你 坐著聊聊天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
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喧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拿著你 給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條街
只是沒了你的畫面 我們回不到那天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著笑臉 揮手寒喧
和你 坐著聊聊天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
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喧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RIS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