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14JULY09_ex-partner.jpg 
╟ 兩個相近的靈魂,那才是我認為真正的門當戶對。╢ 關穎

門當戶對在上流社會是存在的。
上流社會的規則是很制式的,大部分的人都一樣:我們從小念私立學校、美國學校,
然後出國念書,念國外名校,感覺資歷很豐富,但等到你終於回頭看,你會發現其實這
二十年來你只是學校換了、地點換了,但你認識的人其實一直差不多,那些人竟然在這
二十年來都跟你一樣一直在這條跑道上。

所謂的門當戶對其實有時候不是規定,而是一種自然的生態圈。
在同一個生態圈裡找相愛的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門當戶對其實也很合邏輯,兩個從小在同一個跑道上跑步的人,價值觀跟閱歷都很接近,
在一起之後磨合的過程也會比較簡單。還有一種後天的門當戶對,那大多發生在家世顯赫
的女方家,她的父母會自己物色一位也許家世平凡,但卻非常有能力的青年才俊,讓他進
入企業磨練,並經過多年觀察,如果他在人品跟能力上,都具有接班之相,就會把自己的
女兒也嫁給他,這種如果外面的好男人實在很難找,我就自己製造的方式,以往可能
是特例,現在也越來越多,因為它找到好對象跟接班人的機率會比其他方式高很多。

以上的說法都是很合乎邏輯的。
但偏偏愛情就是沒有邏輯。
而這星球上唯一不受地心引力控制的,就是愛。

我是從大學開始偏離那條跑道的,我沒有念貿易或管理,我到了費城念舞蹈。
大學畢業後我又跑得更偏,到紐約念藝術行政碩士。回到台灣我變成藝人關穎。

於是我在那一條條岔出的跑道裡看見了新的生態圈、遇見了一些人,也談了幾個戀愛。

我在紐約念書時的愛情是我今生唯一最接近「門當戶對」那四個字的時候。

我們沒有刻意,他也是一個走偏跑道的人,多年前我們在台灣就認識,
多年後我們在紐約相遇、交會、擦出愛的火花。
我們都愛藝術,而且熱情投入,那樣的投入讓我們跟許多企業第三代無法有太多時間交集。
我們經常一起去看展覽表演,各式各樣的:實驗小劇場、街頭表演、百老匯秀、
芭蕾、籃球賽……我們都不想錯過,更多時間我們閒晃在街頭,在紐約那個各式
文化實境秀裡,也成為其中的一個小角色。

我們偶爾會去上一次很高級的餐廳,但我最享受的還是我們肩搭肩,穿著很舒服的
舊衣服和球鞋,像兩個自以為活得很熱血的嬉皮,高興時我會隨性在紐約港邊的步道上
邊跑邊跳舞,在中央公園曬太陽,餓了就在SOHO區,蹲在路邊一起吃一條熱狗和
喝一杯咖啡……我是打從心底喜歡那個樣子。

當我們想念起台灣的日子,我們就會去我們的一個也是台灣來的好朋友家,
他的熱情與好客,讓他的住所成為當時很多在紐約的台灣人的情感連絡站。
我們在那裡渡過了幾個中國年,我們像小時候過年那樣圍爐吃年菜、
打麻將、分紅包,大家一起舉杯對著應該是家鄉的方向說:新年快樂!

我的生日,他親自下廚在小公寓裡為我煮了一桌湘菜,他說這應該要很貴,
因為他師傅是台灣五星級飯店的御廚,那個臉上還帶著油漬的笑容,
配上我們湊不齊一整組的隨性餐具,加上二十幾個同學,
讓我在生日快樂歌的旋律裡笑得流下淚來……
日子是我們的,青春是我們的,熱情也是我們的,那種活得簡單而重要的感覺。

後來當我回頭想那段時光,我發現我愛他的理由,除了他的才華、
我們的共通點還有很多很多,但其中沒有一個是因為他顯赫的家族背景。



→摘錄自關穎『上流感』‧來源:奇摩時尚〈
關穎 門當戶對


給人的印象活得很自我的關穎出新書,主軸在描寫上流社會的各種祕辛或者該說她
一路走過的看過的人生風景,剛剛無意中發現了一則電子新聞,斗大的標題寫著
關穎蜜戀蔣友柏 默認7年地下情
』,看到關鍵字蔣友柏滑鼠點了一下‥
欣賞蔣友柏其實是因為他的腦裡裝得東西有那麼些特別…我發誓是真的啦!絕對不是
從外表開始的‥話說回來Soul一開始看到蔣友柏時還覺得這個人好眼熟唷,想了想
其實蔣友柏是黃X交的成人版啊,最大的不同應該是自信帶給他的加分。

看了幾篇相關的文章,Soul猜想這一切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係金ㄟ!
OK~那倒也是蠻搭的一對組合,想想與關穎名字連在一塊的男生似乎各個都是俗稱
的俊男,顯然她的藝術學得不錯(呵呵),以這點來看蔣友柏絕對符合吸引條件。

在想想兩個人的個性、流露出來的人格特質…超級搭;開始納悶起為什麼沒辦法
走到最後‥哈,C'est la via!

閱讀到關穎自述的紐約生活,感覺得那淡淡的筆觸之下潛藏著最深刻的一份回憶,
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是動。容

Soul猜想或許放蕩不羈是為了讓自己隱藏好,尋找理想的認真有時總讓人看起來好傻,
這傻樣隨便開放大家參觀的話應該不是很明智的作法,因為太在意了所以要更輕鬆看
待…呵,好妙的人類自我防衛模式不好意思tereru.gif






RIS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