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你的電話,讓人著實安心了,
同時我不禁納悶起怎麼會這麼不即時呢…
沒有在第一時間接收到你的任何訊息,
真是如你所說的那樣嗎?
人年紀大了什麼都很省事了,
連情緒反應都緩了些不再那麼用力宣洩了是嗎。
或許吧。



(132)30APR10_0430-pola.jpg


你說自己也沒特別想著什麼,只是一種放空。
和你閒聊著,你也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腔…
問著你需要什麼嗎?
彷彿看到你那習慣性的笑容,說著:「沒什麼特別的,沒事。」
你說只是在完成某種儀式。
雖然自己不是很清楚你說的,不過想必它有種投射的意涵吧。


你說今晚有點蒼涼,適合感慨與追悼。
你說也沒特別難過,也沒有啥大不了的事發生。
我搭著說:是啊,你只不過想慶祝於是獨歡的解決了一整瓶紅酒。
屬於默契的一種笑意從嘴角邊泛起…我們是懂的呀。


你說今晚挺好的,很值得。
我笑著問說:好在哪裡?
你說:找回了一個老朋友,
知道在天涯的盡頭時總是有個可以寫寫書信的人存在著。
………電話那端,僅剩下無語的我。


安靜了許久,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句話:
「痛是生命中最深的一種滋味。」
沒有了痛,我們就無法建立防護網絡,會讓生命隨時處在危險中。
你說,這句話是不是很棒……呵呵~笑著感恩吧。


該在的總是會在的,不是嗎。
強求的不一定美好。
雖然你說沒有特別……
不過自己還是覺得用力宣洩後丟掉全部,
這樣的方式適合你,屬於你。
哈。
真是的明明都知道某一天猛一回頭望時,
我們一定會忍不住的笑話這當下的傻瓜滴啊。
c'est la via!乾杯吧~
會的,我相信你一定會的。


凌晨時分,無限的祝福…祝福大家幸福快樂不好意思tereru.gif





RIS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